有花兼有月

腰要命呀!


方离柳坞,乍出花房。 但行处,鸟惊庭树; 将到时,影度回廊。 仙袂乍飘兮,闻麝兰之馥郁; 荷衣欲动兮,听环佩之铿锵。 靥笑春桃兮,云堆翠髻; 唇绽樱颗兮,榴齿含香。 纤腰之楚楚兮,回风舞雪; 珠翠之辉辉兮,满额鹅黄。 出没花间兮,宜嗔宜喜; 徘徊池上兮,若飞若扬。 蛾眉颦笑兮,将言而未语; 莲步乍移兮,待止而欲行。 羡彼之良质兮,冰清玉润; 羡彼之华服兮,闪灼文章。 爱彼之貌容兮,香培玉琢; 美彼之态度兮,凤翥龙翔。 其素若何?春梅绽雪。 其洁若何,秋菊被霜。 其静若何,松生空谷。 其艳若何,霞映澄塘。 其文若何,龙游曲沼。 其神若何,月射寒江。 奇矣哉! 生于孰地,来自何方? 信矣乎! 瑶池不二,紫府无双。 果何人哉?如斯之美也!

莫怨东风当自嗟